点击关闭

系统方向盘-Autopilot没有检测到Banner的手在方向盘上-深州新闻

  • 时间:

老挝车祸13人遇难

到Banner為止,目前已知有四例自Autopilot使用事故案例,同時,因該類車禍事故起訴特斯拉的,Banner家已是第二例了。2018年,38歲的Wei Huang在駕駛特斯拉Model X時,因Autopilot故障,在經由出口匝道時誤撞隔離護欄造成車禍身亡。其家屬已於今年5月起訴特斯拉。

雖然Brown駕駛的那輛車與Banner這起採用的是完全不同的自動駕駛系統(前者系統採用的是以色列公司Mobileye的技術),但兩起事故的相似之處表明,不管司機是否存在操作錯誤,特斯拉都沒有解決其Autopilot無法識別牽引式挂車橫穿車道的問題。

據今年5月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(NTSB)的案件初步報告顯示,Banner在事發前10秒左右開啟了Autopilot,事故發生前約8秒至車禍發生這段時間內,Autopilot沒有檢測到Banner的手在方向盤上。

這起車禍的情況與第一起同因Autopilot故障發生的車禍非常相似。2016年,40歲的Joshua Brown也是在佛羅里達高速公路上與一輛牽引式挂車相撞,當時這輛挂車正打算橫穿他的車道,而且Brown事發身亡前時也在使用Autopilot。而同年,特斯拉方的措辭卻是,由於天很亮,而那輛挂車的車皮是白色的,故其攝像系統才未能識別。當時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的最終結論是,Brown自己沒有注意道路狀況,才導致事故發生;而NTSB則表示,缺乏安全保障措施才是導致Brown死亡的罪魁禍首之一。

今年3月1日,Banner駕駛Model 3在佛羅里達高速公路上,以時速每小時68英里與一輛牽引式挂車發生碰撞,導致車頂脫落。撞擊后,該車仍飛出離撞擊地點1600英尺。

然而對於這一細節,NTSB的報告中說的是沒有「檢測」到司機的手,這也就說明Banner在駕駛時,手可能是放在方向盤上的。但是由於他們常常提醒Autopilot使用者,要求他們手握方向盤的同時,還要給方向盤施加壓力,因此目前案情仍懸而未決。NTSB還表示,不管是初步數據還是視頻都表明,司機或者先進駕駛輔助系統(ADAS)是有做出機動規避的。

雖然特斯拉經常提醒司機,在駕駛時需要時刻留意Autopilot,可是另一方面它又以「完全自動駕駛」的噱頭銷售Autopilot套裝。2018年,馬斯克表示,涉及Autopilot的嚴重事故往往是因為司機缺乏經驗或者對自己過於自信造成的。他表示,司機並不是對Autopilot的功能缺乏了解,而正是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了,他們以為自己真的更加了解Autopilot。

特斯拉方對案件的陳述略有不同。特斯拉在對NTSB和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的陳述中表示,Banner的行車記錄儀顯示,當時Banner立馬將手從方向盤上移開了,那麼這也就意味着Banner違反了其要求司機在使用Autopilot時手仍需放在方向盤上的指示。但其實就算是特斯拉的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本人在新聞中展示時,也經常沒有遵守這一點。

50歲男子Jeremy Beren Banner在使用特斯拉的高級駕駛輔助系統Autopilot時遭遇車禍罹難,目前死者家屬已對特斯拉提起訴訟,索賠金額逾1.5萬美元。雖然其律師于周四已宣布訴訟,不過顯然目前棕櫚灘的縣法院書記員尚未通過這一訴訟。

NTSB要完成全面的調查估計還需要一年時間。而Banner家的律師在周四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,特斯拉從車上的攝像頭中拍攝到了這起事故的視頻,但尚不清楚Banner一家能否看到這段視頻。

今日关键词:吕挺遗体告别仪式